blog

什麼樣的宗教團體是邪教?

講到邪教,宗教界有個老掉牙的笑話,「邪教就是邪教,不是我的教就是邪教。」

這笑話說出了一個重點,許多人看待邪教就像看待色情圖片,他們說不出邪教的定義,但是只要一看到就能非常確定。

專家對此話題的看法卻是非常複雜。說到阿米許人、大衛教派、摩門教、或是Homestead Heritage (譯註1),非常少人會用邪教一詞,大多數說這個詞有太多貶義,傾向使用「新興宗教」、或是「另類宗教運動」等字。

至於將某團體歸為可疑族群的特徵,專家也有不同看法。有些人將沒有特定教義的團體貼上標籤,有些將守法與否視為可信的界線,大多數則在這兩者之間游移。

紐澤西的一間宗教研究機構主席Rick Ross則認為,使用邪教一詞毫無問題,對他而言,撇開政治正確與否的問題,沒有理由不用這個詞。

不管稱他們為邪教、新興宗教、或其它名稱,他們的行為都有相同模式,團體的發展也有相同模式。符合此特徵的團體通常都很不穩定。

與一些邪教觀察團體不同的是,他不單單因為神學理論的差異,而將一個團體歸類為邪教。他說團體應該依行為被評斷。

邪教的一個典型特徵是,強調個人魅力。通常他們都有一個或一群富有領袖魅力的領導人,對團員們有強大的影響力。

另一個常見特徵是孤立,Ross說。有時候孤立是人身方面的,例如團員們被限制行動。

但更常見的孤立是,團員們因為完全沉浸於團體的活動裡,而完全被孤立於世界之外,特別是團員們連工作、上學、社交都與團體的其它成員一起,這是特別有問題的癥兆,尤其是團員們被要求切斷與家人的關係。

「我稱之為不和諧的噪音」,他說。任何人或任何挑起團體麻煩的疑問都會被邊緣化,然後切斷。

另外,被逼迫情結也是很常見的。團員們通常都有「我們對抗他們」的情結,將反對、不認同視為攻擊。

他們會說「批評我們就是反對神」,Ross說。

另一個該離開的徵兆就是,當團體開始說,有人離開就是因為那人有問題。健康的團體一般都相信人會離開自有其充分的原因,但邪教並不這麼認為。

對上述持相反看法的是Tim Miller ,他是堪薩斯大學宗教系的教授,他不僅不用邪教一詞,也對該詞連帶附加的貶義提出質疑。

Tim Miller說,人們並不區分這些特徵的正面或負面表現,例如,有些成功的主流宗教團體也都有魅力領袖,單憑此點斷定為邪教,並不客觀。

反邪教運動通常認為「團體是否具有危險性」一問,有個簡單的答案,但Miller 認為答案沒那麼非黑即白,因為許多團體都相信末世審判,而且很多差異只是看事物的觀點不同而已。

「我不知道界線要畫在何處,除了法律以外」,Miller說道。

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天主教大學教授William Dinges說,他判斷宗教團體的依據是,他們結的是甚麼果子(譯註2)。有些團體的作法符合反邪教運動列出的定義,但他們其實並不能被歸類於邪教。比方說阿米許人就是一例。

有一個名詞可以用來形容這樣的團體,那就是「宗教忠誠的極致表現」,William Dinges說。其特徵包含強烈區分自己和他人、對團員嚴苛、對富有魅力的領袖極推崇、有極度的使命感。

類似Miller 所說,Dinges也認為決定此類團體危險與否的看法是主觀的。總觀所有要素而言,團體是否讓人在情感上難以脫離、是否維護團員的尊嚴、團員們在團內的自由程度、是否有表達及調解衝突的機制等等都是衡量指標。

人們也根據某宗教一般認定的傳統,決定某些行為是否合宜,例如,或許很多人覺得出家為僧很奇怪,但在天主教傳統中,出家卻是廣為人接受的。

討論人們退出邪教的故事時,必須將此類因素考慮在內,Dinges說。某些案例中,人們轉述的恐怖故事是真真實實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可怕情節。

在另外某些案例中,退團者因為本身觀點改變而渲染了故事情節。人們可能對加入某團體後的生活過度理想化,在發現事實與期望不符後,產生苦毒。

有時是團體假借招聘名義吸收團員,有時則是不清楚狀況的人們貿然捲入情境。

「你必須告訴教育自己,某程度而言,要夠認識自己,相信自己的直覺。」

位於加州的西蒙學院心理學系教授Ron Enroth說,他研究過的精神虐待團體都有一些共通特徵。這些故事相似到讓他與脫團者訪談時,忍不住要說,「等等… 讓我告訴你接下來發生甚麼事。」

Enroth說,此類團體的一個特徵是掌控欲強烈的領袖與外界溝通的管道極少,也不容任何質疑團體的聲音。

有時掌控甚至延伸至團員生活的隱私部分,他說。這種情況下,會員必須提出申請,才能去度假或換工作。對生活常規嚴苛也很常見,有些團體甚至有幾近誇張的長串規定,有一個他研究過的團體甚至反對穿有條紋的慢跑鞋,因為這種鞋讓人聯想起同性戀,另一個團體禁止團員說女人「懷孕」這個字,他們規定只能說「帶有小孩」的女人。

此類團體是屬靈菁英,Enroth說,他們用高傲的說法稱呼自己,用貶低的說法稱呼別的教會。

他們自稱為模範教會,或是基督教機構的楷模,並稱他們提供了無可比擬的團契與強烈的屬靈能力。

此外,這類團體通常非常偏激,認為批評都是逼迫、都是撒旦魔鬼的作為,Enroth說。

「稱批評為毀謗的手法,可以讓他們避免被批評」,Enroth說。

Enroth相信在福音派與基要派教會的群體裡,疑似屬靈虐待的團體數目正在增長中。人們喜歡這類教會,因為它們比起傳統教會較不正式,也較少行政階級。

正因這樣的獨立也帶來潛在的麻煩,他說。

他們某一程度而言是屬靈上的孤鳥,「這也讓潛在的危險大有可趁之機」,Enroth說。

譯註1:Adams夫婦於1973年在紐約曼哈頓成立微型教會,經過數年經營,最終搬遷至德州,成立自營的農莊、馬場,生產自用糧食,並開放工作坊,教授木工、鐵工等鄉村生活技能。詳見: https://www.homesteadheritage.com/overview/our-history/

譯註2:「結果子」是聖經經文的譬喻,出自馬太福音7章15-18節。“提防假先知!他們披著羊皮到你們當中,裡面卻是殘暴的狼。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:荊棘裡怎能摘到葡萄?蒺藜裡怎能摘到無花果呢?照樣,好樹結好果子,壞樹結壞果子;好樹不能結壞果子,壞樹也不能結好果子。”

原文出處: https://culteducation.com/brainwashing/3240-what-makes-a-religious-group-a-cults.html